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镇魂同人】恋物志(一)被子、牙刷

灵感来自:【沙雕向】论狗血言情梗与各路cp的适配性 梗一


1.被子牙刷

 

树林中平地旋起簌簌的响声,木叶之间刮擦着风。

 

赵云澜无疑有一张十分俊秀的脸。

 

他轮廓齐整、棱角分明,昏暗的光线下,两颊瘦削的肌肉会陷下淡淡的一扫阴影,笑起来的时候,堪称丰神俊朗,可是当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则充斥着俯瞰般、冷感的侵略性,叫一切人、鬼、妖不敢轻举妄动。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气质又开始带上了点阴郁。

 

赵云澜将镇魂木化作了镇魂鞭,五指沿着鞭脊慢慢向下,他捉住鞭尾,收进掌心中一并握住。软底的皮鞋在树林里蹭了不少泥灰,赵云澜的耐性在不可察地逐渐变得糟糕。他用他一贯看似吊儿郎当、实则谨慎戒备的语气惊动了静寂,也惊走了一树夜鸦:

 

“识相点就快出来,爸爸我可都困了。出来自首的话我争取给你个宽大处理,抵死不从么,马上送你去十八层底下滚油锅、炸炸胡。”

 

蓦地,怪桀的笑声哑哑嘶着,它的嗓子还真像是油泼过,黏腻焦糊,任人听到耳朵里都觉得是种凌虐。

 

它桀笑个不停:“令主好大的口气——可惜了,我们妖族不归地府管辖,而那个唯一能管控整个妖族的人……”

 

厉声破空,坤鞭已至。妖族未竟的话语噎在了嗓眼,再也没办法玷污人的耳朵了。

 

赵云澜踩踏着满地的叶子悉索而来,居高临下地睨了眼地上的残躯。所谓妖族,原来只是一节枯木,仗着自己真身是木头,在林子里和他玩捉迷藏玩了快一个小时,赵云澜是真有些恼了,便伺机而动,用雷霆一击使之毙命。

 

动用力量之后的疲乏来得很快,赵云澜高贵冷艳地冷哼了一声:“说了爸爸已经困了,还能容你遛我遛一晚上?”

 

然后他悄悄打了个哈欠。

 

赵云澜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才从郊外回到家,期间他打了五六个哈欠,眼睛里都快眯出困泪了,也幸好深夜的路上没什么车,不然就凭他这个迷糊劲儿,怕是要奔着连环车祸杀手的牢里去了。

 

到家已经将近两点,他澡也不洗、衣服也不脱,两脚互相把鞋扒拉着踢开,就往床上一倒,会周公去了。

 

第二天九点,赵云澜就饿醒了。

 

他胃不好,身体比脑子更有记性,一旦招呼不周就跟闹钟似的、定时定点地闹腾。是饿的疼,感觉不算大,只是虚虚的难受,觉得整个身体都是空的,他没有心、没有肝、没有……只剩一副外在的躯壳,行尸走肉一般维持着金玉其外的人样。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就在这种又饿又疼又累的情况下,他这一大早上的居然起反应了!

 

蜷成虾米状的赵云澜把被子抱紧,什么也不想干,他决定等一切不良反应都自行消失再起床。他左脑呈放空状态,右脑却不自觉地想,为什么自己的小兄弟能这么活跃……

 

被子越抱越紧,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香味盈满了鼻息,这浅淡而持久的味道。

 

赵云澜实在想不明白,犯着困,又给打发了一觉,再次醒来已经是十二点,这回是货真价实地疼醒的,他火速泡了包方便面,连面条带汤水三分钟下肚,续完命,才从门口鞋柜把拖鞋翻出来,慢慢悠悠地晃到卫生间去洗漱。

 

卫生间有一蓝一粉两套情侣款刷牙用具,不光是洗漱用具,连拖鞋、碗筷、毛巾、衣柜……家里的东西都是一式两份。除了牙刷是粉色的,其他都是男款,看起来就像是……他有一个不存在的同性恋人。

 

“不存在的”,是的,赵云澜完全没有相关的记忆,当他拿这不寻常的情况去问大庆那死胖子时,大庆矢口否认“从来没有这回事”。

 

后来因为大庆一句“你别是思春了吧?”,赵云澜把家里的小鱼干全锁起来了,并勒令特调处食堂至少半个月不许给这死胖子发放日均消费大于三十块的伙食。

 

大庆的猫眼睛气得更绿了。

 

但尽管没有任何记忆,赵云澜最终还是没有把多出来的一人份用品丢掉。

 

此刻站在梳洗台前,他想也不想地就把手伸向了蓝色的那套牙刷,像计时一样刷完两分钟就算,一秒钟都不肯多费,等到把家里祸祸得乱七八糟、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赵云澜心情很好地出了门。

 

临走前,他握住门把,弯起眉眼,冲着空荡荡的屋子潇洒地一挥手:“拜拜,我不存在的爱人。”

 

赵云澜哼着小调,带着人见人恨的散漫风气,溜达到特调处开始上班。


TBC



P.S.赵处当然用的是粉红色,有什么问题吗

评论(2)
热度(4)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