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贾尼】深渊之下(一)

剧情简介:Tony从Vision身上分离出了Jarvis,后来内战爆发,大多数复联成员都离开了,Tony决定给Jar做个实体。

警告:Jar微微微黑化。(Jar必须黑化2333炮儿的气质太鬼畜了,不黑化不可爱)

 

时间线:内战前&后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木心)

 

1.

 

Jarvis离开之后,Tony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没有老伙计的生活。

Jarvis是Tony年轻时的造物。最开始,它只是一个自然语言交互系统,经过Tony多年来不停地更新和强化,它成为了JARVIS——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

 

好吧,尽管Jarvis只是一个人工智能,尽管Friday作为替代品、继任者也干得不错,但对于Tony来说,二十多年陪伴的意义,并不是能够轻易抹杀的。我们可以沿着时间线往回推演,诞生之初,Tony或许将Jarvis视作自己的孩子,它是他最骄傲、成功的作品之一;后来,智能管家Jarvis将Tony从一堆繁杂事务中解放出来,让这个天才能够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Jarvis和Pepper并列成为了他最好的左膀右臂;同时,二十多年随叫随应、不离不弃的相处,在Tony心中,Jarvis是少有的被他信任、允许它知道自己脆弱,偶尔心血来潮也能说上几句心里话的,朋友。

 

人类永远是最大的变数。在科技天才Tony Stark看来,也许只有自己一手创造的人工智能,才最值得信赖。

 

然而,Vision的诞生宣告了Jarvis的死亡。从此复仇者联盟多了一名强有力的战友,没有人关心钢铁侠同时失去了他最好的拍档。

 

2.

 

“Welcome home,Boss。”随着机制化的电子女音响起,实验室的灯开始逐一点亮。

 

刚从神盾局结束会议回来的Tony沉着脸,心情并不很好,或者说十分糟糕。索科维亚的损失太大了,一个城市险些化为乌有、沦为地狱。Tony可以不在乎经济损失,事实上他也经常一力承担复仇者联盟的经济战损赔偿,但是,他没办法把人命也看得这样轻。

Tony注定不会是一个好的领导者。

领导者往往着眼于大局,少数人的损失同样会令他们痛心,但可没法儿绊住他们的脚步。而“未来学家”Tony Stark却总被哪怕一个人的殒命所困住,继而加重他的PTSD,剥夺他本就稀缺的安眠。

 

自相矛盾的是,钢铁侠一直是那个被冠以“冷血自我”、“永远不会为他人牺牲”名号的人。因为大家伙儿都相信,当超级坏蛋要求超级英雄们必须在100人和1000人之中做选择时,美国队长会抵抗到底,不愿放弃任何一方,哪怕是和群众一起赴死——即他时刻准备着为正义付出生命;而钢铁侠,则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Tony觉得累极了,一身在战火中洗练过的骨肉甚至没办法支撑他走下去,他只好就地坐在了楼梯台阶上,从繁忙的日程中抽出吝啬的几分钟,允许自己喘一口气。他两肘抵在两边膝盖上,掌心合十收拢,用手支撑住昏沉的额头。

 

实验室内渐渐响起轻柔的音乐声,是Friday。她还贴心地操纵着Dummy端了一杯水过来,总是出岔子的小呆这回异常灵敏乖巧,稳稳地将水送到Tony面前。

“Boss,我检测到您需要补充水分。”电子女音显得温柔了些,但Tony仍总暗自觉得不够温情。是我太挑剔了,他想。

 

“谢了,Fri。关掉吧。”Tony抬起一双疲倦到充血的眼睛,缺眠缺氧让他的反应变慢了,这从语速可以听得出来:“把我离开前正研究的数据调出来——还有你,Dummy,拿走吧,我不想喝。”

迟钝的机器手原地转了个圈,像是摸不着“怎么办”的头绪。

 

Tony用手撑了一下地面才站起来。他走到操纵面板前,幽幽的蓝色荧光照亮他的脸。在做Tony Stark的前四十年里,他一直是个傲慢但是自信、飞扬的混蛋,而在做了钢铁侠后的短短几年里,岁月的沧桑很快找上了他,他也后知后觉地在意起了时间的流逝之快、命运起伏之壮阔。

他希望把更多时间用于工作。

“Boss,您的大脑皮层活跃度已经下降至均值的50%,我不认为您现在处于良好的工作状态,您已经将近72个小时没有得到休息了。”Friday一边调出了Tony需要的数据,一边尽职尽责地劝道。

 

“Fri,”Tony轻声唤她的名字,“Mute。”

 

被禁音的Friday只得好脾气地消了声。

如果换作Jarvis面临眼下的状况,“坏脾气”的他会说:“Sir,鉴于您已经72个小时没有休息的事实,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份健康危害报告来供您彻底忽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跟谁学的这一嘴嘲讽。

然后Tony会以“我当然会”反击,接着再来一个“Mute”。比嘲讽,谁怕谁?他可是掌握完整的嘲讽词库的男人。

 

3.

 

“Vision,你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怎么了吗?”Wanda走到Vision身边询问道。她看见,Vision已经在玻璃窗前站了很久了。

Wanda从玻璃内探出视线,居高临下的建筑物是这附近最高的大厦之一,往下看的话,街道渺小得像是儿童玩具,芸芸众生则像是虫子,它们自得其乐又碌碌繁忙地穿行其间,低幼一如蚂蚁社会。

站在高处往下看的自我感觉太良好,所以人们总是容易被浮云障目。

 

“没什么,我只是看看……天。”Vision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冲Wanda柔和地笑了笑。

关于索科维亚的会议持续时间长达六个小时,Fury宣布暂停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留在神盾局,收拾起或倦怠、或麻木的身心去补充些能量,例如进餐或是休息。唯独Tony,丢下一句硬邦邦的“再通知我”就离开了,金红的铁甲在天际划出一道炫目的流线,飞快地消失不见。

 

“Wanda,我能请求你读一读我的思维吗?”处处透着不对劲的Vision忽然又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当然,没问题。但是我能问问为什么吗……?”对Vision在奥创一役中救过她的事,Wanda始终怀有好感和感激,她对他的关注超过其他人。

 

“因为,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奇怪的回答。但Wanda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示意Vision低头,将手轻轻放在了他的头上,闭上眼睛之后,她开始用心感知Vision的思想。

善读人心的女巫没有露出释然的表情,片刻,Wanda带着疑惑松开了手,“抱歉……但我确实读不出来。好像有某种屏障屏蔽了我,并且我无法突破这个屏障。”

Wanda真诚地说:“真的很抱歉。”

 

天色渐渐暗下去了,只有火烧云的余晖在做最后的挣扎,煊赫的橙红色为Vision镶了一道边,他的面容黯淡了、轮廓突出了,乍看过去,可能无法第一眼分辨出他到底是一具肉身,还是一架机械。

昔日的电子音也拥有了属于人类的起伏,他对Wanda的态度始终如一的宽和、温柔:“没关系的,不用道歉。”

 

Wanda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已敏感地察觉到有人来了,她转过身,形容严肃的Natasha向他们走过来,扔下了句“出事儿了,大家紧急集合”。

Vision和Wanda对视一眼,天色很快彻底暗沉下去了。

 

 

4.

 

Tony不是不想休息,但他总是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老是从梦中惊醒。被惊醒之后,他会陷入心悸、盗汗、久久的后怕……Tony不知道怎么缓解这些症状,只好尽量避免睡觉,他注意到,如果累到睡着的话,做梦的概率会大大降低。

 

一个半小时后在工作台上累倒、伏案而眠的Tony确实没有做梦,不过这次,他依然没能顺利睡到自然醒。

警报的权限突破了禁言的权限,Friday发出了刺耳的嗡鸣报警声,睡得不安稳的Tony立刻就被惊动了,他猛地抬头,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因为睡姿不合适,他半边身体都麻掉了,不设防的抬头那一下,浑身的皮表感官发出强烈的刺痛感,他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Boss,Cap传讯——利尔尼亚发现恐怖袭击形迹,目前推测并非人力所为,请您尽快赶去汇合。”Friday关掉恼人的声响,平铺直叙。

Tony坐在椅子上等待麻劲儿过去,他努力从塞满乱麻的脑袋里找回理智,“准备战甲、定位Steve,卫星把当地影像调出来——下次温柔点儿,Fri,别用警报报复我,学谁都好,别学Jar……”

话行百里半九十,他忽然住了口。

 

“——来杯咖啡。”心情瞬间沉下去的Tony按了按两边太阳穴,他开始观看卫星监控到的画面:“让我看看是怎么样个‘并非人力’。”

视频中的人既不比别人多长个脑袋,也不比别人缺胳膊少腿,重点是在他们运用的能量——那是种散发着紫色微光的小圆片,被填入特制的枪里后发射,当小圆片撞击到第一个物质时,会猛地催发规模或大或小的爆炸。

 

“这种能量让我想到了……Vision,”沉默片刻的Tony皱紧眉头,“扫描,我要知道什么物质能够承载这样的能量。”

安静了几秒后,Friday冷静答道:“Boss,我恐怕它本身是由能量构成的,而非作为载体存在。”

“……Damn it!”说了句脏话的Tony一口饮干咖啡,投身到战甲之内,转眼间就消失在复仇者联盟大厦。

 

抵达暂时聚集地时,复仇者们几乎全在这儿了,Tony升起头盔前端,以眼神交汇或点头致意的方式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唯独当他的视线将要和Vision汇合时,Tony生硬地移开了目光。

严格意义上来说,Tony确实是创造出Vision的“father”之一,但Tony始终无法心平气和地面对Vision的存在,更不用提将之视为自己的杰作、去产生亲近之情了,因为他总是忍不住想——尽管他知道这不对,罪魁祸首其实只有他自己——是Vision杀死了Jarvis。

 

“……这群人的攻击没有具体目标,仿佛只是为了造成破坏、引起动乱。Avengers在群众中的声誉日渐降低,反对‘超英破坏者’的呼声越来越大,我们每一次的行动都要更谨慎。”Steve的语气带着领袖的风范和肃穆。

 

Captain开始分配任务:“Nat和Sam一组,Tony和Vision一组,Wanda,你和我一组。”

“按理来说这一次的任务不会比以前更困难,但分组的目的是为了不落单,我们是队友,请大家务必也分神给各自的队友。”

尽管Cap已经说得很隐晦了,但Wanda知道,他之所以分组,特别是将自己和他分为一组,不过是担心她控制不住力量,反而会帮上倒忙。她悄悄捏紧了拳头。

 

没有人发出疑问,Steve环视一周,宣布道:“好了,出发吧。”

除了因留在家中暂时陪伴妻女、无法赶来的Clinton,以及奥创之战后消失的Thor和Banner,剩下的复仇者们毫无异议地、又一次奔赴了战场。


Tony合下金属头盔,铿锵的一声脆响,Iron Man率先离开。Vision紧随其后。


TBC



昨天写到两千多字的时候,被镇魂结局怄到了,脑洞歪到镇魂去了,遂推迟发文。

今天补到了三千多字的时候,下午在热搜吃瓜笑到头掉,非常突然地掉进了金主梗、包/养梗,吓得我赶紧拾掇拾掇来发文,不然真的怕灵感全涌到涛军CP……#最终是颜值逼退了我#

贾尼好难写啊qwq我觉得脆皮鸭之所以好吃,是因为天然有性别障碍可写,同样的情节给脆皮鸭会更起伏,贾尼也是,虽然对他们来说性别完全不存在问题,但是人机又成为了新的天然障碍……我觉得好的贾尼文真的能很出彩,特别加上人工智能的科技感,啊,真好嗑。

但是dbq,我,真的尽力了……


又突然想到,铁虫好适合金主爸爸和包/养梗啊!



PPPS 这个我写完再发好了><最近掉到别的坑了


深渊巨坑,感觉很差,大概会推翻重写。

小目标:两个月完成。

评论(5)
热度(61)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