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铁虫铁无差】你我已经抵达过(HE番外/演员向)


试镜番外-如果这是一场博弈,是谁先入了谁的彀中?


 

初春时节,街边道旁各色的花儿已开了一多半,斑斓的色彩装点着这个艺术气息浓郁的城市,柔风拂过,仿佛能闻到草木抽枝的香气,附带着来自泥土的清芬。

Tony拉开车门坐进去,将手里的一支玫瑰递给等在车里的人,“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允许我用这朵花儿代我赔罪。”

他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笑眯眯地:“在来时路上摘的,这儿到处都是绿植和鲜花,比纽约可做得好多了,是不是?”

 

接过鲜花的男孩儿只羞赧地跟着笑了一下,没说话,紧张之情溢于言表。

他是这次试镜安排的第一个人。Tony已经抵达拍摄地三天了,剧组定下另一个主角后将直接进组。正式开拍前,针对演员们还会有一个为期两个月的准备培训。而Ryan坚持让预备演员们都飞到取景地来进行试镜,即使这样对小演员们非常麻烦、耽搁时间——可谁让人家是蜚声国际的大导呢?

 

Tony不经意一般,冲车外等待的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意思是“需要一点时间”。他觉得有必要先聊聊天,让彼此都熟悉对方,主要是为了缓解小演员的紧张情绪。

“也许你可以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Tony侧坐在座椅上,偏头注视着身边的人,他眼皮微垂,表情放松,眼瞳里的微光像抓了一把碎星,投射出的视线格外柔和。“我是Tony Stark,当然。”

“Richard。我叫Richard Jobs,”他看上去总算放松下来一些了,肢体动作渐渐打开,没有方才那么僵硬。Richard抿着唇,掩饰微微上扬的弧度,“当然,我知道您是大名鼎鼎的Tony Stark,过来之前,我的朋友央求我,一定要把您的签名照带回去。”

 

Tony自然地换了个姿势,他将手搭在了窗沿上,一边又悄悄冲外比了个“OK”,示意可以开镜了,一边对Richard道:“有什么难的?你想要多少张都可以——Richard。”刻意放慢速的尾声并不分明,几个音节含混地咬在唇齿间,连重音都模糊了,于是每个音节平分秋色、互相映带,黏连起一派靡靡的暧昧。

Richard从未听人这样叫过他的名字……刚才尚且觉得柔和的视线,也随之一扫而成为漫不经心,微耷的眼皮将光影半含半收,像封存一箧心事的匣,摆在那儿,引诱人去窥探个究竟。

——这是在带他入戏。Richard并不笨,但因为诧异于Tony如此精湛的技巧和情绪,他下意识屏住呼吸,反应慢了一拍。

Tony没有继续等他接戏,他按照剧本里写的那样,倾身过去、想去开那边的车门。后知后觉的Richard总算跟上步调,他知道下一步是什么:他把这个视为一个拥抱,带着惊喜的神情,将左手搭上了Tony的背,下巴垫在Tony肩上。

下一刻,Richard察觉到他手中的玫瑰花被人取走——花茎上还残留着一丁点他手心里濡湿的汗——紧接着他的下巴被抬起,一个吻轻轻落下来,这个吻让沉默变得合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Tony主导了吻的发起,也主导了它的结束。总之他带着轻微的喘气声放开了Richard,拍了拍小孩的肩,嗓音里带几分鼻音的倦,“结束了。去处理一下吧。”

红着脸的Richard点点头下了车,在得到了“回去等答复”的消息后离开了现场。行色匆匆、心不在焉的他直到回到酒店,才发现胸前口袋里斜插了一枝红色玫瑰,兴许是在车上动作不小心的缘故,它有些委顿了,鲜红的色彩都褪去了艳丽,但Richard小心地将它捧在手心,珍而重之地将玫瑰插入了瓶中。

 

Richard走后,Tony取出了一张手帕掩在嘴上,闭眼靠在车里休息。直到将回放看过三遍的Ryan过来敲他车窗,他才带着不掩饰的疲倦下了车,这种疲倦更多来源于心灵。

“感觉怎么样?”Ryan不跟他多客气。

“累。”Tony冲他伸手,Ryan递给他一根烟。吐出了一串烟圈后,Tony才慢慢儿道:“不太机灵,一开始没跟上,后来表现还可以,一看就是特干净那种小孩儿。就是……有点太害羞了,我老觉得我在欺负他。”

Ryan没多说什么,毕竟这才只是第一个,今天一共有四个人在候选名单里。他安慰地拍了拍老友,叮嘱了句:“待会儿去漱个口,通知了下个小孩儿一个小时后来。”

“嗯。”Tony随口应和,并没多问一句,Peter被他安排在第几个。

有时,我们得允许惊喜成为确凿的惊喜。

 

结束与开始之间的间隔时间都是一个小时,Tony,和头三个各式的男孩儿,一般在车内呆足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然后等待下一次来历莫名的亲吻到来。

Peter是最后一个到达现场的试镜者。隔着车窗,他就发现Tony似乎在里面睡着了。他尽量轻手轻脚地打开车门,显然他失败了,Tony很快睁开了迷糊的眼睛。

“……你来啦。”眼前蒙了一层阴翳的Tony连续眨了眨眼睛,他做出准备下车的姿势,“我得先去漱个口,之前虽然处理过,但十几分钟前我刚吸了支烟。”

他抱怨道:“我今天已经吸过三支烟了,比我以前一个星期的量都多。”

瞬间心疼的Peter连忙道,“先生,不用!我完全不介意烟味儿,一点儿都不。”

 

这孩子傻坏了。Tony在心里又好笑又叹气,他不想委屈他。

“在这等我一会儿。”

 

Tony没有让Peter等很久,离开了五六分钟之后,他边上车边开口问:“你就不需要让我先来一套‘拉近关系’了吧?”

Peter当然摇摇头。

“那真是太好了。”Tony没有意识到,他衣服上仍然沾染着烟味儿,但Peter完全不想提醒他,甚至觉得这气味令人安心。

“先来抱一个吧——kid,过来,我今天累坏了。”注意到车厢前座的摄影师还没开镜,Tony隐蔽地尝试用别的方式使Peter放松下来,首先,他得让他习惯触碰。

出于半公半私的用意,Tony拿Peter当了人工抱枕,把脊背单薄的少年搂了个满怀。小蜘蛛侠的力量全隐匿在流畅、但并不贲张的肌肉纹理下,不掀开衣服的话,他实在是个能让人心生怜爱的漂亮少年。

 

Peter静静地待在那个怀抱里,身边萦绕的味道让他安心。

突然的,他开腔道:“先生,我不太明白。”

 

每位前来的试镜者会被事先告知抽象的故事梗概,再多的,会告诉他们试镜的戏份中,车内两人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会产生什么样的亲密接触。其余全靠自由发挥,没有剧本、没有台词。

一整天其实都维持在情绪里的Tony立刻意识到Peter的“先生”不是在叫Stark,他松开怀抱,让两个人的距离拉远。

戏预备上场了。

摄像机被悄悄打开了。

 

“很少有人会在你这个年纪就弄明白,未来的路该怎么走。”Tony接话接得很快,他的专业素养让他游刃有余,几乎不需要时间思考,“当你安静下来的时候,尽管去倾听你内心的声音,然后你就会明白的。”

Peter没有回话。他低下头,若有所思。

怜爱的眼风扫在了少年身上,Tony倾过身去够车门——

就在Tony靠近过来的时候,Peter抬起了头,两人视线相撞,他的表情收录进镜头里,是一个倔强的表达,带着令人动容的勇气。

Tony的手在中途时就折返,回应了那个拥抱,然后他们同时去捕捉对方的唇。

这个吻延延绵长、夹杂着粗暴和轻柔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味。不知是谁先伸出了舌头,密密的吸吮湿润且厚重,搅和起残留的烟味,吞咽和喘息声在狭小空间被放大十倍乃至百倍,杂念在这放纵的亲昵中被席卷一空,理智亦跌入沉沦的漩涡。

如果这是一场博弈,是谁先入了谁的彀中?

 

他们是一点、一点分开的。

我的呼吸由你接纳,你的声息被我收容。车内的温度似乎也都向上窜升,男人的五指深深地探入了少年的发里,一下下捋着顺着。手指淹留过的地方,点燃一串春天的电流。

“先生……我好像弄明白了,又好像是疯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温柔的喟叹:“我们都疯了。”

 

世间难得一痴人,疯便疯了吧,有情饮水饱,哪管明日洪水滔天?

 

全文指路


写在最后:

应该不修文了,虽然这篇问题很多,文笔矫揉暂且还不论,最大的问题主要是:出于战线太长、无纲裸奔等原因,逻辑线不贯通。但是把它留待以后回首、让我羞愤欲死应该也蛮有意思的。

最感慨的是我坚持下来了,以前不知坑过多少个黑洞了,这次能坚持下来,要很感谢那些曾为我点亮红心、点过小手、留下评论的人们。不太记得是哪位大家说过的话了,只好凭着印象拾人牙慧,复述一下:能够将自己的心迹形诸笔墨,公之于众,是一件足够幸运的事,万一更加幸运的话,有人喜欢上这份分享,那便得很感激地喜出望外了。

所以脑洞摊上手癌的我真的是喜极而泣了QAQ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大家的评论……diss我也好交流也好,都行……这个要求会不会有点不要脸QAQ嘤

下一篇不出意外是贾妮。其实我很杂食,X-Man啊全职啊原耽脆皮鸭啊等等都吃,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原创小黄文(大雾)脑洞,哎,手癌写不写得出来,看命了。

最后,Happy Ending万岁!


评论(7)
热度(51)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