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铁虫铁无差】你我已经抵达过(六)(rps演员向)

调整作息。【没有食言】打卡×2


        Charter 6 如果我有错的话……我只是不想还给你


        清晨的第一缕光洒在窗帷上时,Tony卷着被子翻了个身。昨晚的夜戏拍到了凌晨三点,Ryan那个工作狂大发慈悲,批准隔天演员们可以在午饭后就位。

        告别亲热戏的Tony和Peter神速恢复默契,被黑心导演压榨着连拍了俩星期,走完了近一半的剧情,当然不吝啬放大伙们难得地睡个好觉——

        这天杀的工作狂!

        被光源打扰到的Tony迷迷糊糊的,一边琢磨自己昨晚为什么忘了拉紧窗帘,一边艰难斗争要不要现在起床去解决一下这恼人的阳光。

        还没等他困成浆糊的左右脑条分缕析,床头柜上的手机聒噪地开始释放音浪,Tony猛地用被子蒙住头,没过一会儿,又忍无可忍地探手出来戳了下免提。

        “Tony,我快到你下榻的酒店了。”是他的经纪人Pepper。

        “正好,过来帮我拉个窗帘——”床头柜上的手机隔了有半米远,他也不肯提高声音,懒洋洋地应付着。

        对面理所当然地没听清,但Pepper顾不上,她平素还算甜美的声音混杂着极度的焦躁,透过信号流传过来,比方才的铃声显得更为聒噪、刺耳,她说,“几个小时前你和Peter Parker的片场照流了出来,我现在赶过来,约了对方的经纪人一起协商怎么处理。”

        Tony倏地睁开了眼睛,“什么样的照片?”

 

        Tony回忆起第一天拍亲密戏时的情景。

        Peter是个懂事的孩子,落荒而逃的时间连带上来去的脚程,总共没超过十分钟,在场几个人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去干嘛了。Ryan纵然非常缺德,但没打算做逼良为娼的反派角色,他很认真地跟Peter确认了“能不能继续拍,不能的话改天也没关系”,想来他也看出了自己俩主演之间有些耐人寻味的气场,但是颠来倒去问了三四遍,得到的回答都是“没问题”。

        于是戏就这么接着拍下去了。

 

        Action。

        黏腻人耳膜的呻吟、潮红水润的眼神、粗重纷乱的喘息、骨肉相贴的缠绵、暖光下一片靡靡的情欲……

        Cut。

        刻意避开的对视、一声不吭的沉默、诡异尴尬的氛围、泾渭分明的界限。

 

        磕磕绊绊的一场戏下来,拍是拍完了,从主演导演到灯光都觉得身心俱疲。临走之前,Ryan挖苦道,“希望慧眼如炬的观众能看出来我的两个男主角是一对恋人,而不是仇人。”

        Tony和Peter都没吭声。

        但Tony始终没找到自己那件被Peter无意带走的衣服,那个场合也实在不便询问,他索性拎起Ryan的外套敞怀穿,留了个几厘米宽的一线天供人窥视,硬是给凹了个风流时尚的造型,回到化妆间才嫌弃似的果断把导演的衣服扔地上。

 

        片场照其实也没什么。被拍到的有Tony的风骚一线天,这确实没什么,但Peter披着Tony衣服离场的一张照片也入了镜,模糊的远镜头捕捉到了他的大概表情,比较精彩丰富……模糊的清晰度更是让人们展开联想。

        当然,也有他们同时出镜的照片,尴尬简直无法掩饰,无论是关系不好所以尴尬、还是因关系太“好”所以尴尬,哪种解读都不对味。

        《玻璃之情》剧组第一次直观地进入大众视野,被Ryan的大导名头和Tony吸引来的真粉假粉路人粉乃至黑粉吃到了粮,拍摄正好进行到一半,正是翘首以盼的时候,几张照片也能引起小范围的话题度。

        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两位大佬名声在外,拥趸很多。而国内最火的娱乐论坛上目前热度蹿升最快的标题是“Who is Peter Parker”,超英电影后期制作中没上映,还没多少人熟悉小蜘蛛侠,有人居心叵测地在下面问,他是怎么得到这两个别人梦寐以求的角色的?路人也都纷纷下场吃瓜,点赞最高的回复是说他身后有资本有背景,真事儿似的,至于其他乌七八糟的猜测,在此就不列出来污大家视听。总之,有此一出,Peter算是小红一把,尽管红中带点儿“黑”。

 

        “他这是在拿你炒作!踩的还是敏感话题!他是个什么咖位,你呢!”女性的尖叫破坏力能掀翻一整个屋顶,Tony的困意终于彻底消失了,可见Pepper方才那两句“噪声”只是个起手式,大招还在后面。

        Tony了解了过程始末,并没觉得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说不定还给电影做了免费宣发,就算一时黑子难听、恶毒的揣测甚嚣尘上,官方出面发一些日常照澄清,说不定还是顺手反击网络暴力。

        但他听出了Pepper的言下之意:她觉得这是Peter及他的团队做的,毕竟其中得益最大的会是Peter。

        Pepper在他身边很多年了,漂亮,又精明能干,哪里都好,唯独一点,老是会关心则乱。一碰上类似的、可能会损害Tony的事情,她的担心和怒火总会波及甚广。Tony曾认真考虑过要不要追求Pepper,他很感激她的回护和扶持,但他命中带浪,确定自己还没有想要定下来过,就搁置了这个念头,久而久之地,便不再想起了。

        但眼下,Tony无端觉得Pepper这样的回护很不妥。

 

        “Pepper,冷静一点,这不是什么大事,等会儿我去和Ryan商量一下,剧组会出面想办法的。”Tony皱眉。

        “——我知道这个角色是你推荐给他的,也听说蜘蛛侠的选角过程中你也帮过一些。”Pepper语速飞快,带着可察的恼火,“他是怎么办到的?”

        “当然是他自己通过试镜拿到的——Pepper,你在想些什么?”Tony不想对Pepper发火,也不想猜测她是否带了恶意,他感到深深的疲倦,也许还有一丁点孤独,“这件事你不用费心了,我们会处理好的。我相信他。”

        电话那头的Pepper不回答。

        Tony按揉着两边的太阳穴,尝试着用自己最轻柔的语气:“事情本来可以很简单,Pepper,不要弄得太复杂了。”

        Pepper切断了电话。

 

        Tony把手机随手扔到一边,它在柔软的床铺上弹跳了两下,像主人此刻怎么也平息不下来的心情。

        还没等Tony从千思万绪中理出条理,门铃忽然响了。

        是Peter。

        没有为什么,Tony知道门外的一定是Peter。

        他爬起来,沉默着应了门。

 

        拎着一个大背包的Peter出现在门外。那个背包是他的拍戏专用,放在片场,用于装一些需要携带的私人物品,Tony这两个星期见过它不少次。

        容量极大的背包里此时空空荡荡的,Peter打开内胆,把里面示意给Tony看。

        一个钢铁侠头盔,略显破旧了。一件衣服,还很崭新笔挺。

        “这个头盔是我当年参演你的电影,拍完后工作人员送给我的……我小时候要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难过的事,戴上它,就会好很多了。我爸妈把我送到梅姨那儿的那天,我也没有掉眼泪。后来……当了演员,我就把它放到我的包里,用来激励自己,和你一样,好好演戏。”Peter有些局促,但并无迟疑地说着这席话。

        “那天我跑出去,就是想找我的包。但我忘了,因为怕你发现,我没有把它带在身边,”他露出忐忑的神情,但Peter知道他自己其实很坦然,从来没有这么坦然过,“然后我发现了一件你的衣服,我无意中带出来的——我把它放进了我的包里。”

        “……不是我,我没有做那些事。”他指的是照片的事情,Tony知道。

        “我只是不想还给你。”Peter轻轻地说,“如果我有错的话……我只是不想还给你。”

 

        Tony一直盯着Peter。他拉开门轴,侧过身,发音略带鼻音,透着他自己也没察觉的安抚意味:

        “我知道。”

        他伸展手臂,示意请进——多么像是敞开了一个怀抱。“进来吧。”


        TBC


全文指路


比……比上一章甜吧?

评论(7)
热度(48)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