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锤基】Another Dream(一发完/时间线为复联三后)

对唔住……是锤基的灵感先动的手。

铁虫待我酝酿一哈怎么甜哈。

 


        他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神祇,却为什么仍然会在绝望中祷告,祈求能得到天神的垂怜?

        ——令他一生中所最珍视的,能够失而复得。



 

        死亡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没有人比洛基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了。身份尊贵如神域阿斯加德的诡计之神,也曾数次面临死亡的威胁,且一次比一次真实。尽管从前每一次都是假死,但痛与黑暗却并非无稽,那种体验必然阴沉、晦涩,幽冷孤独之至,令迷途者耽溺于绝望。

 

       “Brother,Another Dream?”

 

       阿斯加德的时节长处仲春,煦煦然的微风俯瞰过脚下每一寸土地,将花信带至所有神域子民的身边。尖棱状冷硬冰削的宫殿气势一仰难尽,巍峨地雄踞于神域中心,显示着神明们的强大凛然、不容侵犯。不远处,历代国王的塑像沉默地伫立着,与此间遥遥相望,仿佛是一种虽亿万年而不绝的执着守护。

       而在这锋锐的王宫里,却有一处由上一任王后Frigga精心打理的后花园。后花园精致秀丽,行走其间,鼻息间全是蓬松的香气,所有品类的花儿都愿意在此长开不败、争相竟美,好以此博得王后殿下的垂青。

 

       历经风霜、洗尽铅华的邪神正掩映于母亲生前最喜爱的地方。他褪去了那一袭暗绿色的披风,常服亦替下战袍,重又以阿斯加德二王子的亲和形象示人。金质茶壶被王子白皙修长的手指扣住,因羞惭于那双手玉质珠凝般的清贵骄矜,黄金的灿灿光辉顿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散发着花果香气的琼浆从柄嘴中汩汩流出,直到两杯茶盏已被慢条斯理地斟讫,雷神——Thor才自叶林深处分花拂柳而来,带着一身浅淡花香——这来自王后、母亲的絮而不烦的祝福。

 

       Thor如常坐下。“今天的是?”

       “是青花果茶。”Loki低眸打量了一眼茶的汤色,唇角扬起,语带调侃,“你小时候最喜欢喝的茶。一直要到你成年授礼,开始叫嚷着‘成年人只喝酒,不喝茶’之后,它才从Frigga的每日例行中撤去。”

       承王冠日久、威严日重的国王Thor难得起了一丝尴尬之情。

       “我当时……”

       “嘘——哥哥,不用解释,”Loki竖指按在唇上,轻声道,“没有人因此怪过你。Frigga后来跟我谈论此事时,只提及过觉得你当年如何幼稚得可爱。Frigga很爱你。”

       “……Loki,母亲同样很爱你。我记得你小时候也爱喝……”Thor眉间的纹路加深,他又习惯性地皱起眉头了。

       “是啊,”Loki无所谓地笑着,“不过后来就不爱了。”

       “为什么?”

       “因为青花只喜欢你。你在阿斯加德时,她们每一天都盛大得热烈而璀璨,而等到你出征在外时,她们永远垂头丧气,恹恹不乐。当你第一次出征、我有整整十年没有青花果茶喝时,我就再也没有要求喝过了。噢,可怜的Frigga,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儿子的依赖。”

       这个理由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Thor无奈地叫了一声:“Loki——”

 

       Loki抬高双手,示意投降,“好啦哥哥,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要不要先尝尝我亲手做的茶?虽然肯定比不上Frigga的味道,但好在这是在你的梦里,青花每一天都开得很热情,就算我做得不够,她们却是最好的。”

 

       Thor很久没有搭腔。他沉默地将一杯茶品尝尽——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才哑着嗓子苦笑道,“你实在不必每次都提醒我一遍,这是梦。”

       端着茶杯的Loki又无所谓地挑了挑眉,跟着一饮而尽。“事实上我觉得味道还不错。”

       两兄弟短暂地失去了话题。

       梦里的时间仿佛是凝滞的,这儿仍然有和风过境、有暗香纷纭,也有天光云影、鸟鸣鱼跃,但却不会再有日出与日落的更迭,更不会有肉身的痛苦和欲望的煎熬。一切都精丽到了极致,自然也就假到了极致、讽刺到了极致。

 

       “Loki,你当初,为什么想当王?”明明做国王是一项这么累人的苦差。

       Thor一把声沙的嗓如在耳畔摩挲。

       然后如愿以偿地收获了Loki懊恼的怒视。

       “我早就说过了,我没有想当王。”梦境中的诡计之神连脾气都平顺了许多,他难得对Thor耐心释疑,“奥丁在上,如果我成为了王,一定只是天天吃吃水果、看看戏台上的剧目而已,连安保会议都不肯开。我才不想管理一整个阿斯加德,那该有多累?更何况阿斯加德的人民信赖的是你,雷神Thor,神域最强大的神明。”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雷神的光辉,”Loki语气平淡地陈述着心迹,“同时不要忽略站在他身边的我。仅此而已。”

 

       这还是Thor第一次听到Loki的心声,活着的诡计之神可不会如此坦腹露肚、全然无后顾之忧地交出软肋与弱点。而从前自负自大、暴躁冒进的雷神在收获了一连串命运出示的红牌后,也终于学会了何为稳重、仁善与慈悲,他拥有了更好的共情能力,但真正能像这样,仅凭一字一句就牵动他贫瘠心魄的人,却早就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他久违地感到了心痛,蓦然起身,近乎铩羽溃逃。

       笑吟吟的Loki端坐在整个花园的中央,自如地看着Thor离去、转瞬就消失的背影。

       “下次见,哥哥。”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孤独的神明自语道。


       ###

       在与Thanos的惨烈一役后,宇宙中一半的生灵顷刻间灰飞烟灭。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以及泰半子民的Thor悲痛欲绝,与剩下的复仇者们奔走于宇宙各处,历经千辛,总算使宇宙恢复了以前的秩序。烟飞烟灭的人们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举世欢庆。

       唯独Thor一反常态,他无法融入欣然的人群,早早地辞别了复仇者联盟众人,带着剩下的阿斯加德民众定居在了一个新的行星上。

       从零开始的国王当然更是难上加难。继位的前几年,他几乎没怎么合过眼、睡过觉,若是偶然能幸运地进入深度睡眠,漫天的硝烟炮火则会拉起尖锐的警报,一幕幕重映他内心最为恐惧的记忆。陷得越深,越是痛苦。

 

       Loki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到他梦里的。

       一开始,Thor无法在梦里辨别梦境,陡然出现的阿斯加德旧景让赶鸭子上架的新任国王忍不住双眼一红,心口率先酸软塌陷,大有要长醉不醒的架势。而这时,冷眼旁观的Loki会凉凉地插一句——“这不过是个梦,King of Asgard。”

       一直到Thor能完美地区分梦与现实的差异,狡诈成性的Loki仍旧会看似冷酷地提醒:这只是梦。

       然而是不是梦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Loki的出现像一首镇魂的安眠曲,惊扰终日的国王陛下终于得以在睡眠中好歇。他眉宇间逡巡已久的戾气渐渐化去,取而代之的是抹也抹不平的皱印。

       从那以后,Thor自每个清晨伊始就在期盼夜幕的降临。

 

       直到命运的又一个转折点。

    

       “Brother……”

       “Yes,again,Another Dream。I KNOW。”Thor抢白了Loki往常的台词。

       错愕的Loki一愣,旋即好笑地摇摇头,“不,我今天不是要说这个。”

       Thor紧皱的眉下亮出一双海蓝般深邃的眼,紧紧地盯着Loki。凭他的眼力,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却可觉察出Loki愈显苍白的脸色与日渐微弱的气息。

       难道在梦里,也非得要受到冥冥中的摆布吗?难道在梦里……也非得要面临无常的变数不可吗?

 

       Loki少见地迟疑了片刻,随后看似不经意地问道:“Thor,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感觉吗?”

       Thor的脸上呈现出灰败的肃穆,郑重地点头:“知道。”

       不意得到肯定答复的Loki用眼神发出质询。

       Thor艰难地张张嘴。

       “……魂飞魄散。”

 

       Loki一时无言以对,只好勉强笑着反驳:“不是的,并不会,否则……”

       Thor拥有沙粒质感的嗓音竟微微有些颤抖,一股浓重的不安席卷了他的心神,他打断Loki,费力地补充道:“我不是指别人。我的意思是,当你们……当你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仿佛也跟着死了一遍,就好像有什么极可怕的东西在撕扯我的灵魂,紧跟着的就是……魂飞魄散。”

       气氛再次进入诡异的沉默。事实上,神兄弟之间确实总是沉默、缺少话题,一起经历过太多的彼此却被捉弄得阴阳两隔,原本并行的生活线彻底失去交集。再去反复追忆似水年华也毫无意趣,不过是在消耗那些对两人来说都十分珍视的回忆而已。可即使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仅仅只是围坐一桌,在Frigga满花园芬芳轻柔的拥抱下,品一品他曾经“不屑一顾”的花茶,对Thor来说,已是莫大的安慰。

 

       好半晌,Loki才轻声打破沉寂。

       “不会的。神明死后,灵魂会进入英灵殿,不会消散。我……我算有些特殊吧,我无法进入英灵殿,死后只好游荡在宇宙的各个角落,可宇宙太大、太空了,我时常会把自己搞丢,只好一直漫无目的地漂游在漩涡星云之间,等待着,直到灵魂因为缺少长眠之地而真正地分崩离析,化为齑粉、融入星图。”

       “我原本以为我会就这么流浪下去,可是有一天……我听见了你在梦里的悲号。”Loki合了合眼,“那听起来太痛苦了。”微末的泪光隐匿在他眼角。

       “我不得不来。我没办法看着你独自一人承受这些。”Loki低沉下来的磁性嗓音性感地过了头,他听起来又像在笑了,“也多亏你,my brother,我才算找到了回家的路。住在你的梦里、住在母亲生前亲手照料的地方,比一个人待在黑暗的宇宙空间里要好得多。”

 

       “你为什么……咳,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Thor一声闷咳,险些劈了嗓子。

       “显而易见。当然是怕你犯傻做傻事。”死亡……毕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逆转的事实啊。

       Thor惨淡一笑,等待最后的审判,“那现在怎么肯说了呢?”

       “因为,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Loki从座前起身,“得不到长眠的灵魂注定不能长久。Thor,有朝一日若你进入英灵殿,请帮我向Frigga,以及Odin带去最诚挚的问候。”

 

       合格的King of Asgard·Thor不知什么时候起已失去了放纵情绪的能力,他仰面,以最深切的凝视望着面前的人,试图用最隽永的目光永恒地拓印住他的痕迹。

       “……就没有什么,是留给我的吗?”

 

       Loki伸手拉过Thor的手腕,掌心合握,覆盖在他的腕间,幽绿的微光在法术的催动下越来越盛,“……对不起,哥哥。很抱歉我擅入了你的梦,至少你不该再承受一次失去的痛苦。但不得不承认,当我一个人呆在这儿,看过所有一千五百年来的记忆时,我真的很开心。”

       绿色的光束在Thor的手腕上凝结成了一个手环,蛇头咬住蛇尾,首尾成环,大概是某种“永无止境”的象征吧。细腻的绿色鳞片微微反射着天光,打眼一看似乎正是只真实灵动的小蛇。

       “我已献上身为诡计之神所有的忠诚。这个是最后可以送给你的礼物了——放心吧,它可不会突然跳起来捅你一刀。”

 

       Loki的灵魂愈来愈虚幻,他的身影即将消散,正如他过去经常使用的诡计一样,只是这一次,在幻象消失后,什么也不会留下。

       他连说话都难以为继起来,于是那与风纠缠到一起的最后一句话,让Thor怀疑是否只是自己的幻听。他依稀说的是:

       “我本打算不辞而别,还是没能舍得。对不起,哥哥,以及,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为爱你……”

 

       良久良久。Thor的泪水率先滴到了手环上。随即,它被印上了国王一生中最虔诚的吻。

       “哪有人做梦从来只梦见一个人,那个人还会一直强调自己不是真的……真是傻透了。”

 

 

       奥丁在上。

       神祇在上。

       诸天在上、诸星为证。

       他,son of Odin,God of Thunder,King of Asgard,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神祇,却为什么仍然会在绝望中祷告,祈求能得到天神的垂怜?

       ——令他一生中所最珍视的,能够失而复得。不要两手空空。

       直到死亡的尽头。


评论(11)
热度(69)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