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向/同人向/原创向写手。cp杂食动物。
无论看文写文都热爱HE,人世太苦,就尽管爱吧。
咱来人间一趟,咱得看看太阳。

  淮准Leslie  

关于生离死别与爱的一点感悟。

刚刚得知唐家三少的妻子去世了,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难过。其实我只算是三少的路人粉,看过的他的作品中,唯独《斗罗大陆》还残存些微印象吧,后来看网文看得少了,告别了以前喜欢过的许多作品和作家。

但即使是路人,我也知道,三少和他的妻子感情非常好,还曾为她写过一本书。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我的反应是,“哇塞,太浪漫了吧!”现在再想起来,悲伤的感觉,不由又深重了。


说这话实在有些大言不惭,但斗胆也想说:今天对我而言,是个特别的日子。

今天张国荣六十二岁啦!距哥哥离开这个世界,迄今,也有十五年了。

我万不敢拿唐家三少对他妻子的感情,与我对哥哥的感情类比,但是,对一个已经过世的人怀有深切的情感,是种怎样的体验,我大略能有所体会。


喜欢上张国荣是在2012年4月1日。这个日子是忘也忘不掉的。那天,QQ音乐出了一个专程纪念哥哥的版面,在此之前,我只知他的名字,并不知他的成就,带着无可无不可的心情,我点开了一首“风继续吹”。

然后,something changed forever

张国荣对我最大的影响应该是,他抽取了我对明星这一人群所有的爱。后来,我也曾因为演技、角色、颜值、性格等等原因饭上某个遥远的艺人,但少则几天,多则几月,我的热情热烈了一阵,慢慢也就淡了。像这样维持喜欢长达几年,全方位地了解一个人的生平,作品、轶事、性格……他是我仅有的经验之谈。


12年到13年,我的荣初症非常严重,对上他的电影和演唱会就掉眼泪,闺蜜说,我魔怔了。难受着难受着,我就忍不住想,荣迷尚且如此,孑然一身的唐先生,葬礼上站都站不稳的唐先生,与哥哥相知相识相爱十几二十年的唐先生,又该怎么办呢?


偏题了好久……引出唐先生,好像才引出我下笔这篇碎碎念的主题。


闺蜜告诉我三少妻子去世的消息时,说:过几年三少再婚或是再谈恋爱,怕是一阵风雨。

我反驳:不吧,人生还长,无论他做什么选择,都无可非议

她:唉,总会被说的……心好塞

我:那这种人不必理会,人总要move on的


哥哥去世后,也有不少人关注唐先生的动向,想知道他是否另觅一段缘分。我大致知道唐先生安好后,就不再关注他,专心做哥哥的迷。


无论是对他们哪一对,我的立场都是“外人”。

从“内人”的角度看“外人”,其实是不必理会的人,爱情太私,只是两个人的事;从“外人”的角度看“外人”,不打扰,不干涉,不“恶毒”地开口讽刺,也不“善良”地出言建议,是最好的温柔。


顺着这个方向多想了一点,如果是我身处这样的处境,如果我与我的爱人中,有一方不得不离开,剩下来的那一个,该怎么办呢?

鉴于我没有经历过,只能从曾经看过的影像或文字中寻找思路……惭愧,对于生离死别这样的惨烈,这几年没看什么正经书,只好硬着头皮援引例子了。


幻想作品里,好像老是会出现“消除记忆”的梗。譬如镇魂原著的结尾,沈巍还是选择了牺牲自己成全轮回,献身的同时,他也出手消除了赵云澜的记忆。

剧版射雕,黄蓉的“三准三不准”,可不正是女子一种典型的心理写照么?

那句悼念亡妻的“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多少人即念辄诵,难以忘怀。

至则读《浮生六记》时,看着沈复与陈芸谈笑玩闹,印象极深,有一句“动手但准摸索,不准锤人”,实在可爱。再思及陈芸终归逝去的结局,连阅读赏心乐事,都甚觉凄惶。


我们总是推崇有情人的。听闺蜜也在感慨:我简直希望世界上的人,都是另一个金岳霖。

嗨,不如,顺其自然吧。如果我是留下的那个,也许时间的流逝会加深情感,也有可能是愈合伤口,无论如何,还是要move on,继续努力生活;如果我是离开的那个,我走都走啦,管不了那么多啦,无论从前的爱人是成双成对还是形只影单,只要他仍然好好的,我已然深怀感激。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活。


最难受的结果是在科林叔主演的《单身男子》。相伴十几年的爱人身亡,万念俱灰,满脑子只想要随他一起离开,预备饮弹自杀;因缘际会,却有另一个人来到,重新点燃了自己生活的希望,就在他下定决心向前看时……

哎,如果有有缘人一路看到了这里,我不多说什么了,把《单身男子》推荐给你们。


最后,引用科学松鼠会的一段话: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闺蜜:唉,心塞,还是无情无爱比较好

我说:不啦,还是长命百岁比较好


敬祝爱与健康。


写于2018年9月12日

评论(5)
热度(18)
© 淮准Leslie | Powered by LOFTER